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Argo动态 >> 媒体宣传 >> 国际Argo计划14个主要成员报告的工作重点及关键问题
  • 国际Argo计划14个主要成员报告的工作重点及关键问题
  • 作者:中国Argo实时资料中心   来源:中国Argo实时资料中心   发表时间:2018-07-11 14:34:43   点击:
  •       2018年3月13-16日,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悉尼(Sidney)举行了第十九次国际Argo指导组会议(AST-19)。这次会议由加拿大海洋科学研究所(IOS)承办,来自澳大利亚、加拿大、中国、法国、美国、英国、德国、日本、新西兰、韩国、印度等10多个国家的近40名代表参加了会议。近日,AST-19次会议的总结报告刚刚由国际Argo计划办公室编写完成,正在征求各成员国代表及AST成员的意见。现将14个国际Argo计划主要成员国,包括欧盟在会议前提交的各国Argo计划实施进展报告中的核心内容及其在会议上提及的一些关键问题摘译如下,供浏览参考。

          澳大利亚:涉及本国Argo计划的组织实施一直处于人事变动中,从早期的S. Wijffels女士、A. Thresher和J. Dunn先生,到现在新的带头人P. Oke先生,他所从事的专业为海洋预报,所以正在加紧学习和了解Argo计划,并希望把他的专长能带进新的Argo团队中。

          中国:2017年投放了21个浮标,其中包括2个投放在南大洋的深海浮标。如果提交的有关沿“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区域Argo海洋观测网建设规划方案能够获得批准资助,每年将能新增布放100个以上浮标。2018年计划在热带太平洋观测系统(TPOS)海区投放一批浮标。如果能争取到更多资金的支持,那么将会在TPOS海区投放更多浮标。提议在杭州承办第二十次AST年会。

          欧盟:在过去三年里,利用已有项目资金额外投放了150个浮标,但该项资助即将结束。欧洲Argo计划一直在努力争取,能够在欧洲层面上协助Argo计划实现观测覆盖全球海洋的目标。

          法国:2017年仅投放了65个浮标,比以往及原计划投放的数量(80个)都要少,2018年依然计划投放80个。在过去的一年里,加强了科里奥利斯(Coriolis)与Argo有关团队之间的协调。有关传感器分析和深海型Arvor浮标研发方面取得的成果,发表在国内刊物上的数量增加了40%。

          德国:位于不莱梅港的阿尔弗雷德韦格纳极地与海洋研究所(AWI)找到了一家把RAFOS水听器集成到剖面浮标上的供应商,并将遇到的一些问题通报给了AST。由于2017年的招标失败,导致了2018/2019年度将没有浮标可以投放,故决定在2018/2019年度的现场观测期间,部署在韦德尔环流中的声源观测阵西端不再补充投放浮标,只会在今后再做考虑。

          印度:一直到2020年,每年都会投放50个浮标。其中 20个为BGC-Argo浮标。Argo数据被同化进了海洋模式中,并得到了国内业务部门的使用。正因为对BGC浮标观测的资料有较大的需求,所以每年都会有20个BGC-Argo浮标投放。而且科研人员利用Argo资料公开发表论文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

          意大利:计划每年在地中海、黑海和南大洋等海域投放20-30个浮标。其中投放在边缘海的一部分包括了BGC-Argo浮标。

          日本:2017年,JAMSTEC投放了35个浮标,JMA投放了36个准Argo浮标,其中12个是投放在西边界流海域的强化观测浮标。七国集团(G7)有助于JAMSTEC融资,获得了对Argo项目更大的支持,故在2018-2019年期间可购买并投放更多的额外浮标,其中包括34个用于“核心Argo”计划的浮标、27个准Argo浮标、12个投放在西边界流海域的观测浮标、5个BGC-Argo浮标和20个深海Argo浮标。

          韩国:首次在黄海海域投放了2个浮标,由于浮标压载计算有误,浮力不足导致这2 个浮标在投放后的前两个月没有浮出水面。但后来投放的3个浮标,都取得了成功。

          新西兰:计划每年投放2个浮标。在2022年将会有一条新船下水,以取代老旧的Kaharoa号调查船。新的调查船应该能够以类似Kaharoa号的方式,帮助其他Argo成员国投放浮标,最南可以到达靠近南极的海域,但这需要核算运行成本后才能做出决定。Argo计划成员国曾是Kaharoa号调查船的最大用户,所以他们希望新船也能如此。同时,他们还想把Tangaroa号新船的航线扩至南大洋,这样就会给投放浮标的用户提供更多的机会。如果对此感兴趣的国家或者科学家,可以直接与Phil Sutton先生取得联系。

          波兰:2017年在北欧海域投放了3个浮标。其中一个浮标因遇到强密跃层而未能浮出海面。2018年,还将使用一个装载溶解氧传感器的浮标布放在该海域,再次进行试验。

          南非:2018年同样有多个投放浮标的机会,感兴趣的国家或者科学家可以直接与T. Morris先生取得联系。

          英国:2017年,浮标投放数量创造了一个新的年度记录,达到了53个。其中大多数是由研究项目经费购置的BGC浮标和深海型浮标。提出如何能及时从BGC-Argo浮标观测剖面中提取出核心(即CTD)剖面资料,认为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美国:在短期内,如2018-2019财政年度中,NOAA所获得的资金看起来还比较充足。但为了尽可能降低由于资助Argo的经费减少而带来的风险,正致力于研究延长浮标和CTD使用寿命的技术和方法。

  • 上一篇:印度尼西亚正式成为国际Argo计划成员国
  • 下一篇:新型CTD传感器进入Argo计划的途径与步骤